阴影
阴影 阴影
第11版:娱乐
3  4  
于正:编剧制片人“一肩挑”
电视剧场
于正档案
《图兰朵》惊艳鸟巢
四万观众共享盛宴
收藏 打印 推荐  更多功能 
返回主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上一期  下一期 浙江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下一篇4  
2009年10月9日     收藏 打印 推荐 朗读 评论 更多功能 
于正:编剧制片人“一肩挑”
2009-10-09
  于正和《锁清秋》主演赵琳、安以轩在一起

  10多年前,他在长安镇生活就学,10多年后他将长安镇

  写进了电视剧。他就是海宁籍青年剧作家——

  ■记者 蒋连根

  

  1997年6月,19岁的于正高中毕业,独个儿离家到了上海,在中国戏剧学院做了旁听生,学了一点儿表演技巧,他就约了几个伙伴一起去“跑棚”了。所谓“跑棚”就是在几个剧组的拍摄棚之间转悠着,遇上导演招演员,碰巧了当上一个不起眼的角色。

  2009年8月里的一天,这一回于正“跑”的是自己搭的“棚”,他在横店影视城监制拍摄电视剧《美人心计》时,有粉丝来探班,送了他一把“金牌制作人”的扇子。他想,实在有点儿愧不敢当,自己做制片人才六部电视剧,还有很多路要走,把这个当成目标倒还可以。他将扇子珍藏了。

   

  孤独创作: 一人一屋一盏灯

  学校放暑假,于正回到海宁。刚待几天,蒋家俊导演打电话给他,说是香港TVB影视公司在上海成立分公司,正招兵买马,让他去试试。于正乐了,第二天赶回了上海。于是,20岁的于正当上了电视编辑,并且攀上了一个好老师——香港著名导演李惠民,其时1998年8月8日。

  20岁出头,还是一个大孩子,许多同伴还蜷伏在父母亲百般呵护的怀抱里,而于正几乎全身心地投入在剧本创作中,过着“一人一屋一盏灯”的孤单生活。为了省钱,他每天仅靠一个面包度日,租住在最便宜的地下室。前三年,他靠的是一支笔、一叠纸,一边写一边想,写错了,用涂改液修改,修改到不能再修改了,就重抄一张。那斑斑驳驳的稿纸上记载的何止是故事?简直是一段精彩的生命,痛,并快乐着……那年冬天,他赶稿赶得脚生冻疮,整个脚背都烂了,妈妈看了特心疼,说:“你别写了,家里不缺那点钱,何况你写完了也不知道该送去哪里。”但他就是喜欢,就是爱,于是就这么一页一页地坚持下来了,在无数的碰壁之后,终于在二零零一年他才添了一台电脑,愉快而又兴奋的写作生涯伴随了他一年又一年……

  每次投入新剧本创作中,于正总是觉得昼短夜长。他习惯于每天晚上十一点开稿,写到次日早晨三点。凌晨三点以后,则缩进被窝里看书。有好多书要看哦,《明朝那些事儿》还没看完,《江湖三女侠》也刚刚捧起,每一本都让他热血沸腾……还要看朋友们推荐的碟——《通天塔》和《斯巴达三百勇士》……书和碟是他制造“故事”的源泉。

  慢慢的,于正不满足于“寄人篱下”的生活。2003年7月,于正签约台湾星之国际娱乐公司担任编剧,同时,“于正工作室”在上海挂牌。

  2004年春,于正开始创作《烟花三月》。这是一出清宫戏。主角纳兰容若是清朝第一词人,剧本讲述他与顺治帝的陪陵妃子孔四贞、罪臣之女沈宛之间的爱恨情仇。“这个戏非常悲壮,男主角死了,他所爱的女人也全都死了。”纳兰容若是于正从小迷恋的一个词人。他说,感觉他的词特别有嚼劲,就去找了《纳兰词》,一遍又一遍地反复吟诵,再翻书研究他,脑子里浮现起关于他的故事幻想……于正有了冲动,一口气,写下了20集。

  2005年5月,40集电视剧《烟花三月》在台湾热播,打败了台湾最红的闽南语剧《意难忘》。香港媒体评论说:“二十几岁,在两三年里写出多部历史剧,于正可以称之为中国最年轻有为的编剧了”。

  华丽转身:从编剧到制片人

  《带我飞带我走》、《烟花三月》等剧的成功,让于正在业内积累起了一定的名气和口碑。深感在实际操作中自己无法全盘掌握剧本的于正,也萌生了“跨界”的想法。

  2005年初夏,于正到了北京,不久购置新房,套房旁边租了一间屋,“于正工作室”便从上海移师京城。于正开始了他的华丽转身,40集《大清后宫》便是于正第一次一编剧、监制双重身份参与拍摄的剧集。小试牛刀之后,他又在自己写的《最后的格格》剧中担任监制一职,这部剧的成功让于正编剧以外的才华展现得淋漓尽致。

  2006年初,为了给新剧《胭脂雪》采风,于正整天趴在图书馆里搜寻资料。有个文学朋友对他说,与其看书,你不如找一下那个时代的人聊聊。于是在他的引见下,于正见到了一个103岁的世纪老人。老太太用斑驳的手指翻动着老照片,给于正讲述了一个唯美的爱情故事:一个大户人家的女儿,喜欢上了一个唱戏的男人,因为家里反对而没在一起,后来家道中落,辗转嫁给了一个商人为妾,丈夫死后,又意外地跟她的初恋重逢了,可又因为儿子的反对,再一次分开了。一个简简单单的故事,在于正眼里增添了一丝神秘的意味,仿佛伸手去揭开张爱玲的沉香屑,亦或打开慈禧太后的百宝箱,既刺激又满足。于是,于正开始写这部新戏,取名《命犯桃花》。故事梗概出来后,拉风影视公司的董事长陈美麟一锤定音,为这个剧改名为《最后的格格》,于正便将大户人家改成了王府,让整个故事更有时代感和悲剧性了。

  于正渐渐在业界声名鹊起后,不少大牌明星也纷纷向他抛来橄榄枝。《胭脂雪》是于正和范冰冰第一次合作,却让观众重新认识了一个作为贤妻良母出现的范冰冰。在整部剧的创作、拍摄中,于正不但在剧本中塑造了丰满的人物形象,同时也给范冰冰设计了更贴合角色的造型。此后,于正的剧集,《一千滴眼泪》、《玫瑰江湖》、《锁清秋》都在商业上获得极大成功,播出后的收视率也捷报频传。

  35集的《锁清秋》是一部以悬疑、推理为主的年代奇情大戏。2008年7月,于正踌躇满志地一转身,除了执笔全剧,还首次作为该剧的制片人,自己拉投资,自己找演员,自己找班底,自己拍片子。为此,他将自己多年的积蓄全都投了进去。

  2009年4月,《贤妻良母》拍摄接近尾声,于正毫无掩饰地对采访记者说,这个剧是献给母亲节的,父母亲是原型。小时候他受家庭影响比较大,他感动于自己父母的爱情,从而想写一部反映母亲这代人生活的戏。“我的父亲过早去世,母亲一直守候在家庭里,我特别感动也特别感激。”与现实生活不同的是,戏中的夫妻是离婚再复婚,融合了父母那个年代发生的很多事情,该剧以小见大的反映了那个时代的生活,而根源则来自于编剧于正对母亲的崇敬。这是于正编剧兼制片人的首部家庭伦理剧。

  浙江海宁是武侠小说作家金庸的故乡,也是于正从小长大的地方。他曾经透露:“《胭脂雪》和《锁清秋》都发生在同一个地方——平安镇,这个名字来源于我的家乡——长安镇。长相思,在长安,桃花也好,虹桥也好,都承载了我对江南的所有畅想,美若梦幻,无与伦比……”

  新的挑战:明年要拍《少女慈禧》

  于正喜欢喝茶,但不喜欢泡,喜欢煮,总觉得煮过的茶更有滋味。

  6月,于正携手一班幕后人马共同创立了全盛时代影视公司。7月,还是由他编剧兼制片人的古装大戏《美人心计》在浙江横店开拍。

  《美人心计》的故事概念来源于于正对电影《画皮》造型的迷恋,因为那一件件婀娜的衣服,而沉浸在了那个遥远的年代,于是他翻看《汉书》找到了这个叫窦姬的女子,她一生灿烂如蝴蝶般的美丽故事便涌上他的笔端。写到中途,偶然在网上意外地发现了一本叫《未央沉浮》的小说,作者也将吕后写成了细作(间谍),与他不谋而合。第二天,于正就联络作者买下版权,将小说的部分内容移植进了电视剧中。这是他第一次跟小说作家合作,为他今后的剧本创作生涯打开了一个新局面。

  当然,于正敢于将编剧、制片人“一肩挑”,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的剧能火,在编剧圈里,他算是少有的能让自己的作品有很好的收视保证的编剧。

  《美人心计》刚拍完,励志传奇电视剧《大丫鬟》尚在热拍中,于正又与浙江电视剧制作中心签下协议,明年联合拍摄大型历史人物剧《少女慈禧》,剧本当然由他来写。这又是一个挑战,因为香港亚视早有30集的《少女慈禧》,刘雪华演绎的慈禧形象已经走红定型了。“你放心,我的《少女慈禧》当然不一样的,比别人的好看是一定的!”

下一篇4  
收藏 打印 推荐 朗读 评论 更多功能 
海宁日报 娱乐 11 于正:编剧制片人“一肩挑” 蒋连根 2009-10-9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