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
阴影 阴影
第A0004版:要闻
3  4  
硖石灯彩如何大放异彩?
收藏 打印 推荐  更多功能 
版权声明
  《海宁日报》(电子版)的一切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PDF、图表、标志、标识、商标、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以及为读者提供的任何信息)仅供《海宁日报》读者阅读、学习研究使用,未经海宁日报及/或相关权利人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海宁日报》(电子版)所登载、发布的内容用于商业性目的,包括但不限于转载、复制、发行、制作光盘、数据库、触摸展示等行为方式,或将之在非本站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海宁日报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网上公示、向有关部门举报、诉讼等一切合法手段,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返回主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上一期  下一期 浙江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2014年2月13日     收藏 打印 推荐 朗读 评论 更多功能 
国际国内相关展会几乎从未缺席 产业化之路走得有点难
硖石灯彩如何大放异彩?
南关厢主打“灯彩艺术”牌 硖石灯彩有了“大本营”
2014-02-13
胡金龙正在用新研发的电脑针刺机制作灯片。
南关厢江南灯彩艺术街悬挂灯彩迎元宵。

    国际国内相关展会几乎从未缺席 产业化之路走得有点难

    硖石灯彩如何大放异彩?

    南关厢主打“灯彩艺术”牌 硖石灯彩有了“大本营”

    ■记者 张会 王超英

    正月十四,马年元宵硖石灯会的前一天,全市上千盏灯彩将同时在南关厢、盐官景区、博物馆、文化馆等地亮起,“万马奔腾海宁潮灯”、“驰骋万里灯”、“花篮走马灯”、“伯乐相马灯”等带有浓郁马年色彩的新灯彩将第一次与市民见面。这些灯彩大部分都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硖石灯彩代表性传承人胡金龙和其他灯彩艺人们花费了数月时间制作出来的。

    每年春节到元宵节期间,是一年中胡金龙最忙碌的时候,周边县市会有大量的订单,全国各地的灯会、展会和文化活动也会邀请他参展。可这段时间一过,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胡金龙和他的团队就会处于“无活可做”的状态,因为目前节会是硖石灯彩最大的销售节点。

    就连胡金龙也承认,灯彩产品单一、销售渠道狭窄,让硖石灯彩在产业化发展上步履维艰。如何冲破产业化发展瓶颈,让“阳春白雪”的硖石灯彩走进千家万户,成了胡金龙及灯彩艺人们一直在思索的问题。

硖石灯彩

     在商业化道路上蹒跚前行

    事实上,海宁灯彩艺人凭借水一般灵动的商业智慧,早已在硖石灯彩艺术产业化的道路上迈开步伐。

    “我们1992年就成立了硖石灯彩有限公司,开始了商业化尝试,算起来已有20多个年头了。”胡金龙说,刚开始时,公司一年的产值只有一两万元,生存异常艰难。但在不断的市场运作下,销售渠道也有所拓宽,特别是1995年的全国灯彩巡回展示活动,进一步扩大了硖石灯彩的知名度。目前,公司的年产值已经达到了100多万元,并连续多年接到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国家的订单。

    但胡金龙觉得还远远不够,因为就目前的营收模式而言,还远未走出“节日专属”,和靠各地政府订单生存的传统状态。能够开发出符合现代人审美的灯彩作品,并让传承千年的灯彩艺术走入千家万户,成了胡金龙多年追求的梦想。

    “硖石灯彩传统的‘针、拗、结、扎、刻、画、糊、裱’八字技法大大制约了生产速度,让灯彩的制作和销售变得困难。”胡金龙说,硖石灯彩要发扬光大,突破传统工艺,提高生产效率,是必由之路。

    “我们一直在探索硖石灯彩的机械化生产,这两年先后引进或研发了代替手工针刺的电脑针刺机,代替手工刻板的压痕机和代替传统铁丝支架的PVC材料一次吹塑成型技术。”胡金龙说,新技术让硖石灯彩实现了半机械化生产,生产效率提升了20多倍。尽管如此,一盏普通的花瓶灯成本仍在60元左右,零售价格更达到了近百元,仍然离大众消费需求较远。

    除了产量低,价格居高不下外,资金投入大、创新能力不足、人才匮乏等也成了阻碍硖石灯彩产业化发展的重要问题。“现在海宁从事灯彩制作的艺人只有几十个,核心的更是只有十来个,而且都年纪较大,这让硖石灯彩面临着严峻的人才断层。”对于人才的匮乏,胡金龙认为主要是因为从事灯彩制作收入比较低。“以前从事灯彩制作年收入只有1万多元,现在好一点,但在海宁也只是中游水平。”

    A

硖石灯彩产业化发展路在何方?

    其实,传统技艺商业化一直都充满争议,这也让硖石灯彩艺人在商业化道路上走得小心翼翼,“我们每走出一步,都会停下来思考,这一步走得对不对,会不会影响到这门手艺的传承?”胡金龙说,目前最困惑的是如何在保留传统技法的基础上进行创新与融合。

    “硖石灯彩的产业化,必须坚持两条腿走路,一是非遗部分必须回归传统,做得更纯粹一点,比如迎灯活动,就要将传统的东西原汁原味地保留下来,而走市场化的这一部分,必须考虑成本和消费者的需求,进行产品和技术创新。”南关厢江南灯彩艺术街管委会主任张镇西说。

    市文广局副局长朱红也认为,现在的硖石灯彩机械化程度较低,纯手工制作的灯彩价格又较高,因此,产业化发展的第一步,应该要着重提高自动化水平,同时大力拓展销售渠道。

    然而,人才的引入也好,加大科技投入也好,都需要大量的资金,仅靠专业的灯彩公司和民间艺人显然无法承受。解决这一问题,需要鼓励民间资本投入到灯彩行业中来,成立专业的制作公司,壮大产业规模。

    “我觉得,在硖石灯彩产业化发展的过程中,政府部门所能做的,就是鼓励和引导。政府部门要加快出台产业扶持政策,比如可以设立海宁‘硖石灯彩’创意产业园区,在税收等方面给予优惠或减免,引导和资助成立‘硖石灯彩’产业研发中心,把散落在民间的灯彩艺人聚集起来,共同研发不同风格、适合市场需求的灯彩产品,培养灯彩人才队伍。”市文创办副主任徐斌认为,政府部门还可以在城市建设中融入灯彩元素,如在各种景观工程、火车站、汽车站等重要出入口及公共场所摆设或悬挂硖石灯彩,营造“硖石灯彩之乡”意境。同时,需做好配套服务,搭建各种灯彩展示交流平台,助力硖石灯彩的产业化发展。

    在去年文创办举办的关于海宁硖石灯彩产业化研讨会上,与会的专家们也提出了很多建议,比如,在制作工艺、产品创新和销售渠道拓展上,就有专家提出,可以将硖石灯彩从“节日专属”转成传达吉祥、喜庆的饰品,向室内装饰、特色旅游纪念品方面发展,同时设计出适合家庭的灯彩用品,进一步开发灯彩产业的周边产品,如创办灯彩主题酒店、旅馆、酒吧、咖啡馆等等。

    “硖石灯彩产业化是一道综合命题,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民间艺人、灯彩公司、政府等多方面的共同努力。”一位长期关注硖石灯彩发展的老艺人说。

    B

硖石灯彩有了自己的“大本营”——南关厢江南灯彩艺术街

    其实,我市对硖石灯彩产业化发展的扶持和引导从未停止过,除了为硖石灯彩搭建各种展示交流平台,政策上给予各种优惠外,还在海职高开办了硖石灯彩培训基地,培养灯彩制作人才。而现在,硖石灯彩又将有自己的“大本营”——南关厢江南灯彩艺术街。

    “之所以给南关厢老街取名为‘南关厢江南灯彩艺术街’,主要是考虑到放大海宁灯彩文化效应,突出海宁文化特色,引导灯彩产业发展。” 张镇西说,目前,南关厢江南灯彩艺术街管委会已经与联合国教科文民间艺术国际组织进行了数次商谈,打算在街区筹建“中国民间灯彩艺术推广委员会”,集合全国灯彩资源,搭建一个集灯彩制作、销售推广于一体的大平台。

    南关厢江南灯彩艺术街的建设,无疑会在硖石灯彩产业化发展道路上产生重要推动作用。据张镇西介绍,南关厢江南灯彩艺术街的布置将充满浓郁的“灯”元素。除了平时举行各种与灯彩有关的活动外,还将尽可能地把零散的灯彩艺人聚集起来,成立灯彩制作作坊或工作室,让市民和游客能亲身感受到硖石灯彩的艺术魅力。同时,鼓励艺人们开发出旅游性的、适合大众消费的灯彩艺术品。

    “硖石灯彩是海宁三大文化之一,是海宁的文化名片,应该有一个制作、展示、推广的平台。” 张镇西说,南关厢江南灯彩艺术街就是政府为硖石灯彩搭建的一个产业发展平台,让海宁的灯彩文化具有一个能够互动和产业化发展的场所。“相信通过几年的培育,南关厢江南灯彩艺术街将对硖石灯彩的产业化发展起到良好的推动作用。”

    C

3上一篇  
收藏 打印 推荐 朗读 评论 更多功能 
海宁日报 要闻 A0004 硖石灯彩如何大放异彩? ■记者 张会 王超英 2014-2-13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