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影
阴影 阴影
第A0003版:读报村·古韵大临
3  4  
唤醒沉睡的“明珠”
收藏 打印 推荐  更多功能 
版权声明
  《海宁日报》(电子版)的一切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PDF、图表、标志、标识、商标、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以及为读者提供的任何信息)仅供《海宁日报》读者阅读、学习研究使用,未经海宁日报及/或相关权利人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海宁日报》(电子版)所登载、发布的内容用于商业性目的,包括但不限于转载、复制、发行、制作光盘、数据库、触摸展示等行为方式,或将之在非本站所属的服务器上作镜像。否则,海宁日报将采取包括但不限于网上公示、向有关部门举报、诉讼等一切合法手段,追究侵权者的法律责任。
返回主页 | 版面导航 | 标题导航     
上一期  下一期 浙江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3上一篇  下一篇4  
2014年11月8日     收藏 打印 推荐 朗读 评论 更多功能 
古韵十足的大临村期待新未来
唤醒沉睡的“明珠”
2014-11-08
俞墓与香樟树。
收藏人何福山。

    古韵十足的大临村期待新未来

    唤醒沉睡的“明珠”

    ■见习记者 杨平平

    “还有五分钟就到大临村了!”有经验的同事提醒早已晕头转向的我。我应了一声,朝窗外望着这横卧在钱塘江边的一颗亘古的明珠。整洁的马路、清澈的小河、葱葱郁郁的树木,一阵柔软的微风吹过,一个陌生而神秘的村子就这样来到我眼前。

    走过一座小桥,沿着幽静的乡村小道,慢慢地靠近大临村。不一会儿,路边小院子里传来了一阵悠扬婉转的戏曲声,一位老爷爷正拿着水壶悠闲地浇着花。

    “咱们大临村有什么有趣的故事吗?”走进小院子,我和老爷爷聊起天来。老爷爷叫俞金林,今年88岁,土生土长的大临人。一说起故事,老爷爷似乎很兴奋,他指了指墙外,“那边都是有故事的地方!”

流传在大临人口中600年的城堡

    顺着俞金林所指的方向,我走出院子。除了一片高高凸起的土地和上面密密麻麻的桑树,看不到任何“故事”,我疑惑地望着俞金林。

    “这里是我们大临村司城遗址所在地,600年了,可都是老底子的东西。”俞金林说,小时候常听父辈们讲这里有一个城堡,小河围绕四周,整个城堡外围都是用石头堆砌的,传说里面还有7口井。

    俞金林告诉我,在不远处就有关于司城的介绍。远远望去,那里确实有一个文字墙壁,走上前发现上面记载着司城的详细信息。

    司城位于大临村东南,古时候属石墩地界。这里南靠钱塘江、老沪杭公路。距海塘仅几十米,地势险要,乃兵家必争之地。

    明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浙江沿海常遭倭寇侵扰,烧杀抢掠,民不安生。

    因此洪武二十年(公元1387年),海宁所沿海设巡防司,在小尖山下石墩地界,用砖石筑城以驻兵。城呈四方形,周长240丈(约合799.2米),高一丈八尺(约合5.99米),宽一丈(约合3.33米),四周开护城河,有东西两城门,设吊桥,城内有房五十间,驻兵一两百人。因是巡防司驻地,故称司城。

    嘉靖三十三年(公元1554年)三月,倭寇千余人入侵黄湾,围攻石墩,巡检司聚兵民抵御,倭不能入。然而同年四月十六,倭寇五千余人复侵石墩巡检司,激战数日,异常惨烈。司城被倭寇侵占,遭破坏。然倭寇退后,司城仍驻兵防卫。

    清咸丰十一年(公元1861年)二月初三,太平军攻占海宁、新仓、旧仓、黄湾等地。同治二年(公元1863年)三百多太平军活动在尖山一带。同治三年(公元1864年)春,大批清军围攻太平军,当时有四十多名清军驻扎司城。晚上太平军趁天黑雾浓,清军狂饮作乐之际,以火攻突袭司城清军。致几十名清军全部烧死,司城也从此损毁,后不复建。

    如今司城只有四周隆起的土坡存在,但是在大临人看来,这堆凸起的土坡见证着那一段可歌可泣的历史变迁,让它以这种古老的姿态,缓缓地向人们讲述着自己的兴衰史。

何福山:收藏大临历史的人

    大临村是有历史的,可历史向来都是由前人创造,后人来记录的。从村民口中得知,在大临村就有这样一位收藏历史、记录历史的村民。

    几番寻找后,我来到了大临村6组,“请问有人在吗?”“在的在的。”一位老人听到声音后走了出来。他叫何福山,66岁,穿着白衬衣,蓄着胡须,精神抖擞,颇具艺术家风范。

    跟着何福山走进屋里,眼前的一幕把我惊呆了!一张张字画或挂在墙壁上,或竖立在墙边,或堆在桌子上,里面夹杂着精致古旧的木板石雕、砚台、石墩等等。这些收藏品足足占据了何福山三间房子。

    “这里面有我自己写的字画,也有买来的字画。太多太多了,现在我已经记不清楚我写过多少,收藏过多少。”何福山自小就喜欢文化历史,15岁开始就担任了海宁文化馆通讯员,上世纪90年代开始了收藏之路。

    在何福山家走了一圈,门边的石凳、角落的大床、院子里的水槽,甚至是一棵黄杨树,“这些都是花了几千甚至上万元买来的,不过也有人来买的,像那棵黄杨树有人出价10万元买,我都不舍得卖。”

    看何福山也不过是普通的村民,哪里来的钱收藏这些东西呢?“我吹拉弹唱都会,所以谁家有喜宴或者哪里有活动,我都去,赚的钱大部分用来买藏品。”

    “算算这么多年,我花在收藏上的钱也有几十万了。但是我不心疼,这是我的兴趣爱好。”何福山觉得以前的一些旧东西,许多人都不知道珍惜,还不如自己买过来收藏着,不然久而久之,这些东西就都不存在了。“老底子的东西是我们的根,不能丢啊!”

    “村里可以把他的东西整理归置一下,完全可以开一个展览室了嘛!”旁边前来围观的邻居觉得,这么多好东西藏在这里可惜了,也可以作为村里的一个景点来开发。

墓碑记功德

    距今600年的司城不复存在,固然遗憾,但是大临村的另一个宝贝——俞墓却真真切切地存在着。

    “这是老祖宗的墓,有100多年历史了。”村民俞建林,今年57岁。在他的记忆中,这里以前有4棵香樟树,现在只有2棵了。

    和司城一样,俞墓同样在大临村东片。走近墓志铭,上面记载着:俞墓建于清同治十三年(公元1875年),为俞氏先祖克良及其夫人贾氏之墓,墓碑为其子俞振安、俞振怀所立。

    据记载,俞氏祖上虽非名门望族,但也是大户人家,经商务农,勤劳经营,克己有德,盈实富有,且乐善好施,修桥铺路,造福乡里。村里的俞家桥乃俞氏先祖出资修建,此桥虽几经改造,仍以俞家桥名,以彰俞氏先辈之德也。

    俞墓建成之初,在旁边种下了两株香樟树。历经百余年,如今树干粗大,高16米,胸径需要两个成人合抱,枝繁叶茂。

    对于大临村村民来说,这里是一座承载了祖先踪迹的古墓,这里也是一个消暑纳凉的佳地。“这两棵树可是我们的宝,它一年四季浓荫蔽日,夏天的时候特别清凉。有时候还有有一种香味飘出,这是我们村民夏天乘凉的好去处啊!”大临村党总支书记崔志浩说,为了保护古墓,同时造福今人,2012年秋,村里对古墓加以修葺,以俞墓樟荫为一景。

期待新血液

唤醒沉睡的“明珠”

    大临村地处黄湾镇(尖山新区)的西端,东临闸口村,西接丁桥镇新仓村,南傍钱塘江,北靠袁花镇双丰村,古老的翁金线穿过大临村南端。

    深秋上午,阳光明媚,漫步在美丽的翁金线上,恍惚间自己好像是一名来旅游的游客。“这条公路很漂亮,每个路段都有不同的美。它在我们大临村范围内大概有2.5公里。”崔志浩说,天气好的时候,也会有很多人骑车到这边散步、拍照。

    “你看左边,这是百里钱塘国际旅游长廊在大临村的一段。”2012年开始,百里钱塘国际旅游长廊开始规划,其中在大临村区域内有300亩左右土地。站在老沪杭公路边上,崔志浩满怀希望地望着百里钱塘国际旅游长廊的这一段,信心满满地说:“以后等这边建设好了,我们村就要大力发展休闲旅游业了!”

    不仅是崔志浩一人,对于大临村未来的发展,村班子一样信心十足。“现在正在修的08省道也通过我们村,一头连接尖山,一头连接海宁市区,这不是很好的机会嘛!以后我们把村里的人文历史串成一条线,完全可以打造大临特色的休闲旅游业。”

    崔志浩说,大临村正在积极整治环境,争创星级美丽乡村。以后,村里企业都会搬到尖山新区,所以下一步在挖掘大临村深厚人文历史的基础上,依托翁金线、百里钱塘和08省道,重点打造休闲服务业,拉动村旅游经济大发展,“大临村的发展很值得期待,我们相信它会是翁金线上一颗璀璨的明珠。”

3上一篇  下一篇4  
收藏 打印 推荐 朗读 评论 更多功能 
海宁日报 读报村·古韵大临 A0003 唤醒沉睡的“明珠” 2014-11-8 2